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范文-毕业论文模板-论文范文
建筑论文 学前教育 工商管理 行政管理 会计论文 法学论文 市场营销 护理论文 电子商务 汉语言文学
体育论文 土木工程 财务管理 药学论文 工程造价 物流管理 人力资源 国际贸易 法律论文 经济学论文
数学论文 工程论文 教育论文 音乐论文 软件工程 金融论文 园林论文 室内设计 医学论文 计算机论文
经济管理 英语论文 幼师论文 酒店管理 旅游管理 工程管理 农学论文 新闻论文 机械论文 社会学论文
社会学法律论文
法律信仰的特征、结构和训练策略
发布时间:2021-10-12 19:17
  |  
阅读量:
  |  
来源:毕业论文网,栏目:社会学法律论文
毕业论文网第2021-10-12期,本期毕业论文指导老师为大家分享的论文是社会学法律论文《法律信仰的特征、结构和训练策略》,供大家在写毕业论文时进行参考。
  [摘 要] 法律信仰是个体对法律意义的终极信念,是法律精神的最高境界,具有知与行、体验与超验、理性与非理性以及稳定性与发展性相统一的特点。法律信仰在结构构成上包括法律认知、法律情感、法律行为、法律意志和法律敬畏等要素。个体特别是青少年学生的法律信仰主要是培养教育的结果。培养青少年学生法律信仰的有效策略有系统认知内化策略、法律情感教育策略、法律意志养成策略、实践练习策略和传统文化熏陶策略等。
  [关键词] 法律信仰;法律精神;培养策略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因此,培育国民特别是青少年学生的法律信仰是依法治国的重要基础和前提,而要真正科学有效地培养好法律信仰,就必须了解法律信仰的本质特点,把握法律信仰的心理结构,掌握法律信仰的培育策略。
法律信仰的特征、结构和训练策略

  一、法律信仰的特点

  信仰产生于对终极意义的追求,是深入其灵魂的一种信念。法律信仰是以法律为认识客体而产生的一种强烈的信赖感,并在行动中以此为自己的行为准则,是个体关于法律的知情意行的合金,是人的法律精神的最高境界。
  (一)知与行的统一
  “知”,静态的表现为法律知识;动态的表现为法律认知,包括对法律的感知觉、法律的思维、法律言语等。法律知识的取得是从法律认知开始的,通过法律认知活动,个体具备了一定的法律知识,为形成法律思维奠定基础。“行”,即为法律行为,是主体对法律知识的练习,表现为主体在社会活动中自觉地利用法律知识处理纠纷、解决问题。法律信仰就是这种“知”与“行”的统一,是主体将内在的法律知识、认知或者思维外化为法律行为,是将法律认知与法律行为紧密连接在一起、用法律知识指导实践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在法律关系中能够以法律的思维模式对法律关系的内容和客体进行科学合理的处理。法律的“知”对法律的“行”起指导作用;法律的“行”是对法律的“知”的表现。“行”以“知”为前提,“知”以“行”为目标。二者相互统一于法律关系的法律主体中。
  (二)体验与超验的统一
  体验,即为个体对法律的体味,它主要是一种意识层面的心理反应,如知识、观念、表象、情感、意志等。对法律的体验从这种丰富的意识层面产生。法律体验可以从两方面获得。一方面是个体亲自体验得到。当个体有过一次签订合同的经历,那么《合同法》所倡导的平等、公正、守信等原则是合同当事人所能直接感受到的。因为守信,所以法律关系的内容能够按照约定方式合理履行。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替代性的方式加以体验。如通过学习法律知识、研究已判决的法律案件所体验到的法律精神,即为替代性体验方式。法律信仰以个体的体验为基础,使法律信仰有充分的事实和直接经验依据,因而更加牢固。超验,即为超越体验,不需要体验,不能体验,其建立在一种信任、信念基础上。这是更高层次的心理反应。体验是人的感官范围内对认识客体的一种心理经历。超验则是超越感官认识的一种深刻的精神存在。个体的法律信仰不仅仅停留于能够体验到的“知情意”的法律信仰心理要素上,更要达到一种超越人类感官的精神存在。这种精神存在占有统摄地位,却无法准确地表述与推理。这种超验在体验的基础上形成,一旦形成就达到一种对法律综合性的信赖与依赖,从而形成法律信仰。
  (三)理性与非理性的统一
  理性,一般意义上来说是将知性加工的感性经验的知识加以升华,从而形成理论的认识能力,是人的言行合理性的表现。所以,理性是脱离了感性经验的一种存在。康德认为:“一般理性(在逻辑的运用中)所特有的原理就是为知性的有条件的知识找到无条件者,借此来完成知性的统一。”[1]由此可见,理性是在推理、逻辑过程中加以体现它的高于感性、高于经验的特性。法律信仰中的理性即是这样一种富有逻辑性思维、并对法律知识具有构建升华作用的存在。非理性,是植根于人类的本能,对生命活力的高扬和洞察人生真谛的激情。情感和意志在其中占据核心位置。如对法律炽热的情感与顿悟性的理解,对法的精神及其存在意义的执着探究是法律信仰非理性方面的主要表现形式。法律信仰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统一。理性是基础,它使法律信仰有了合理的根基实现路径;非理性是动力,它使法律信仰有了强有力的动机和力量。
  (四)稳定性与发展性的统一
  法律信仰的稳定性表现为它一旦形成,就成为个体人格特征的一个组成成分,因而具有稳定性。这种稳定性既建立在个体心理与生理的成熟基础上,更建立在法律及其信仰的本质属性基础上。法律信仰形成于青少年身心基本成熟阶段,使法律信仰有了稳定的主体。稳定的主体必然秉持法律信仰进入定型稳固的形态。而法律及其信仰在本质上具有稳定性。法律信仰是对法律的公正性和威力性的信仰,而这正是法律的根本。所以,法律信仰一旦形成,便具有了稳定性。但是,法律信仰的稳定性不是绝对的,它随着个体阅历和经历以及认识的丰富深刻,随着法律的发展完善而发生变化,从而表现出发展性。发展不是否定,不是更换,而是提升和飞跃,变得越来越崇高和远大。也就是说,法律信仰是一个不断提升飞跃的过程。稳定性体现在法律信仰的本质和性质方面,发展性体现在法律信仰的层次和水平方面。有了稳定性,法律信仰才有条件不断升华和拓展,不断向更高境界飞跃;有了发展性,法律信仰才能真正做到稳定,而且是越来越稳定。

  二、法律信仰的结构构成

  法律信仰的结构就是法律信仰各要素之间所组成有序的、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一种有机模型,其结构构成包括法律认知、法律情感、法律行为、法律意志和法律敬畏。
  (一)法律认知
  “了解和掌握神圣法典的人越多,犯罪就越少。因为对刑罚的无知和刑罚的捉摸不定,无疑会帮助欲望强词夺理。”[2]这句话表明法律认知对预防犯罪的重要作用。法律认知指认知主体对法律及其相关现象进行信息加工的心理过程,是个体形成法律信仰的基础。从法律信仰角度探求法律认知的客体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有关法的基本理念认知,如公平、正义、自由、秩序、诚信等法据以存在的价值基础以及对法的历史、起源等掌握,从而对法形成一种科学、合理的理性认知,为将法律内化为自身价值观打好基础;另一部分就是对国家现行法律的了解与把握,对主要部门法的基础知识以及这些知识的应用的掌握。懂得法在个体实际生活中的应用范围,
以及如何利用法律来保护自身的权益,形成权利意识,知道行为的法律界限。
  (二)法律情感
  耶林认为:“人们在权利受到侵害时感受到的痛苦,包含着权利于他意味着什么的粗声吼叫这一本能的自我告白……在这一内在的因素中产生出的对权利的真正的意义和真正本质的激情和直接感受,比起长期未受干扰地对权力的享受,表现得更加强烈。不是理解,唯有情感,才能为我们回答,为何语言把一切权利的心理学源泉正确地称为是非感,法律信念是民众不了解学术概念——法律的力量,完全犹如爱的力量,存在于情感之中,理解不能替代尚欠缺的情感。”3]在耶林看来,法感情是人的一种精神支柱,是一个完整的人所必须具备的一种心理特征。对权利的感受是一种本能的表现,这种本能的情感表现如此强烈,以至于唯有这种本能的情感显现出来,才能够真正了解什么是法律。当法律所代表的权益受到侵害时,对被侵权者而言,是一种切肤之痛。因为伤害的不仅仅是标的,更重要的是伤害到了他的法感情。良好的情绪情感为人的智力的开发奠定基础,并且积极的情绪情感能为人的将来良好的人际关系、认知、人格产生全面的影响。[4]而法律情感作为个体情感的一个维度,其健康发展对个体法律信仰的养成起到重要作用。情绪和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的态度体验及相应的行为反应。[5]法律情感就是个体对现行法律体系及其运行的态度体验和反应。作为法律关系主体之一的自然人,是理性和情感的结合体。其法律情感影响到法律关系是否为良性发展,最终可影响到法律对社会关系调整的效力。
  (三)法律意志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里,马克思、恩格斯强调指出:“这些个人通过法律形式来实现自己的意志,同时使其不受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单个人的任性所左右”。[6]这里所说的法律的“意志”,是一种对法律终极意义的追求,是知情意为主要特征的理性与具有强烈情绪情感的非理性的统一。在法律信仰的结构中所探讨的法律意志,更侧重于从个体的角度来诠释。法律意志是对自身知法、守法、护法的一种坚定信念,并以此为目的调节自身行为,克服困难,以期达到维护法律的一种心理过程。个体有了坚定的法律意志,一方面会抑制触法行为,这是抵抗诱惑和欲望的坚强后盾;另一方面,有意识地加深对法律的认可感,会参与提高自身法律修养的活动。法律意志的具备,核心价值便是保证个体活动的适法、增加其对法律认知的自主性,清晰其对适法与违法的界限。
  (四)法律行为
  一定的行为总是在一种需要和动机的支配下产生的。法律具有一种平衡利益的社会控制功能。法律的这种平衡利益之功能,为个体撑起了一片安详宁静的生存空间。有了法律,个体的生命、财产等利益的安全有所保证,而这种安全感作为人的基本需求之一,是人能够发展的前提条件之一。另外,历史法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萨维尼认为:“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初期,法律如同一个民族所特有的语言、生活方式和素质一样,就具有一种固有的性质。”[7]也有学者认为:“一个民族的法律制度,像艺术和音乐一样,都是他们的文化的自然体现,不能从外部强加给他们。法律如同语言一样,没有绝对停息的时候,它同其他的民族意识一样,总是在运动和发展中……当这一民族丧失个性时,法律趋于消逝。”[8]这样,法律成为民族个性的表现形式。意识决定于物质,而当意识存在时,它亦有了自身相对独立的生存能力。那么,这种法律需要已从个体性上升为整个民族的生存性需要了。在此意义上,法律需要是缺失性需求和发展性需求的综合体。法律动机由法律需求所驱动,并促使个体指向某一目标,以此来满足其欲求的心理状态。法律行为就是在法律需要和动机的驱使下,从事有关法律活动。这种活动包括以下三个层面:理论层面,通过对法律知识的涉猎,了解自身在社会生活中的基本权利义务,了解目前国家的基本法律体系及其运行状况;实践层面,通过参与涉法行为,成为法律关系中的当事人;超理论实践层面,通过学习法律,对法律形成了一种神圣的认知,当处于法律关系中时,其目标不仅仅是为了法律所约定的标的,而是追求对法的尊重,是对法所赋予的价值内涵的追求。
  (五)法律敬畏
  贝卡利亚认为,预防犯罪“就应该让人畏惧这些法律,而且是让他们仅仅畏惧法律。对法律的畏惧是健康的,然后人对人的畏惧则是有害的,是滋生犯罪的。受奴役的人比自由人更加纵欲、放荡和残忍”。[9]培养个体的法律敬畏感,是其取得真正自由的保证。由于只对法律心存敬畏,个体会有一种依附感,并以此作为自己隐形的力量源泉。坚信被一种代表光明和有益于全人类福泽的力量所笼罩,便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从而用这种自由之心身投身于积极健康的活动中。在活动中,必然会涉及人和人之间的互动,对他人的惧怕让位于对法律的畏惧时,人和人之间实现了平等性。在这种平等的关系中,才会真正意识到人类之间的“共同利益”,而这种“共同利益”,却是法的价值存在的基础。“我”是自由、充满活力并行动谨慎的,因为只对“它”——法律心存敬畏。

  三、法律信仰的培养策略

  法律信仰的建立是一个阶梯形的过程。法律认知为起点,法律需求和动机为驱动系统形成法律行为,而法律情感又给法律认知和行为一个加速度,法律意志确保法律认知、法律行为过程的顺利进行,最后以法律敬畏感为终点。这五方面形成了一个动态的纵深发展的法律信仰结构。对法律信仰的培养策略,理应从它的结构构成入手。
(一)系统认知理解策略
  1. 加强对法的基本理念的认知
  对法理的第一个问题“法是什么”的认知,可以从“法自何而来”作为起点。法是从禁忌—习惯—法演变而来的,而原始社会最初的禁忌则为食物禁忌和性禁忌,并且这两者产生的缘由只是为了生存,为了保证种群能够繁衍下去,为了狩猎的成功率更高一些。那么,到这里的时候再呈现“法是什么”的概念,这样对法的理解就不是冰冷的一个学术术语了。再者,对法的基本价值正义的认知,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何谓正义的层面上,还应该解释正义从何而来,对这种较深层面的剖析,可借鉴古往今来的法学家们的看法,如贝卡利亚认为:“人和人之间关系是平等的,只是为了解决欲望的冲动和私利的对立,才产生了共同利益的观念,以作为人类正义的基础。”[10]一切法律所代表的正是人类得以存在并繁衍下去的基础。这样对法的基本理念的认知,从具象再到抽象的方式,能够确保对法的真正的理解与体会。促使个体会折服于法律的深邃智慧,进而去维护它、服从它、信仰它。
  2. 加强对现行法律的系统认知
  从基本理念上对法律加以认知,有助于主体对法产生向往之情、崇敬之心。但如果没有了对实在法的掌握,那么对法也是停留于一种空悬状态。生活在目前的社会中,就要对我国当下的法律体系有所了解。在认知体系中建立一种部门法需要层次理论。比如大多数教材定义:“民法是调整社会平等成员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11]那么,这里需要掌握的就是民法“维护私权”的主要特征,它针对的是“平等的成员”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民法的私法属性,注定每个人自出生起就与它结下不解之缘。而作为公法的刑法,即便我们通常不与他打交道,一旦和他产生了交集就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刑法是规定犯罪、刑事责任和刑罚的法律。[12]为避免触碰到刑法,首先需要了解它、知道它的底线。这里,可称作它为“生命之法”,懂得了它,即可挽救人于悬崖之边。其他的部门法这里就不一一枚举,但是这种系统的对法律进行认知是很必要的,因为每一种法律信仰都与系统的法律认知息息相关。
  (二)法律情感教育策略
  法律情感的培养有助于增加青少年学生对法律的亲近感,同时也是激发学生学习法律知识兴趣的一种有效途径。对法律的积极情感亦是法律信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是法律行为的强大驱力。
  1. 突出法律的权利本位观
  “权利本位”简而言之就是权利作为法的最佳存在状态。“法律体系诸因素的存在、运转状态兼由权利来决定,权利成为法律体系构建的核心。在对法律体系进行广泛解释时,权利居于首位;权利是法律体系的心脏,是规范的基础和基因。”[13]在法学教学过程中,需要突出每个个体作为权利主体的这种资格,且在法律关系中,权利是首要的因素,义务是为权利而存在的;一切权利主体的权利是整个法律制度存在的最终目的。在法学教育中,强调授权性规范对法律主体的意义,引导学生对自身所拥有的权利产生兴趣,进而对法律发生兴趣,从而成功地拉近学生与法律之间的距离。当学习主体对学习对象发生兴趣,那么,就为建立两者之间的有意义联系成为可能。通过权利本位观念的传播,让学生意识到只有权利才是法的逻辑起点,也只有权利才是履行义务的理由,那么,这种顺应人性“避苦求乐“的法律观,使得学生对法律由理性认知上升为情感的接纳。
  2. 强化法律与情感的连接
  在系统的法律知识普及的过程中,亦要特别重视自然情感与法律本身的关系。将法律知识的讲授变为一种对学生有意义的生存常识的警言妙语。对学生的法制教育要抛弃仅仅对法律知识的传播这种教学理念,而是在发展一种批判性的法律思维的基础上激发学生对法律终极目标追求和向往的情感状态。强化法律与情感的连接实质是促使法律主体对法律产生一种情感上的依恋状态,这种依恋状态是基于主体对法律的需求及法律在何种程度上能够满足主体的这一需要。所以,可从以下两方面阐释法律对主体情感的确认:一方面,法律为人类基本需求的满足提供了一个可实现的社会环境。人类的基本需求包括生理需求、安全、爱与尊重,物权法对财产的保护、婚姻法对家庭幸福的维持、民法对人际交往诚实守信的满足以及刑法对社会秩序安定的维护等都是为给人类基本生存提供一个相对和平有序的环境,而这种基本的生存的满足是幸福的前提条件;另一方面,法律的终极目标是对正义、自由、平等、秩序的追求,这是全人类共同的追求目标。真正意义上的幸福快乐并不是单纯的享乐,而是对人生意义、人存在价值的探索,这种对人生意义的思考体现在了法律的价值里,在这里,个体的幸福与法律价值标准有了内在的统一,即法律价值追求成了个体对幸福的追求。在法制教育中,强化法律对人类情感满足的这一面,引导学生认识到“合情合法”的内在涵义是法律情感教育的关键。
  (三)法律意志养成策略
  法律意志主要体现在个体守法过程中对各种困难因素的克服上,即个体对法律的坚定性、自觉性和果断性。法律意志从根源上是人的意志力在守法行为上的表现。法律意志的养成,需要培养个体守法的道德基础。只有从道德入手,只有主体的法律意识植根于其道德基础,守法行为才能成为个体法律行为中的自觉性。个体在从生物人转化为社会人的过程中,是逐渐对社会规范、道德规范的一个认知、理解、深化乃至最后内化为自身价值体系的组成部分。英国学者布莱斯指出,惯性是民众遵守法律的最重要缘由。[14]这种惯性实则就是个体在社会化过程中对主流文化价值观的习得而形成的一种行为习惯。所以,对个体法律意志的养成需要在教育活动中对个体的道德发展予以特别的关注。从根本上来说,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具有内在的统一性,法律意志培养的前提就是培养个体良好的道德发展水平。法律意志是一种对法律的理性认知和情感体验基础下的法律自觉自制性,是在社会活动中对违法诱因的克服,是顽强而坚定不移地实现其法律信念的一种意志力。所以,教育活动中对学生法律意志的培养还应关注各种违法诱因,通过分析形形色色的违法行为,展现各种违法行为背后的侥幸和冒险心理,揭示违法的社会危害性,从而帮助青少年学生提高抗诱惑能力、抵制与法律所倡导的主流价值观相悖的犯罪亚文化的侵蚀,从而巩固其守法心理、坚定法律意志。
  (四)实践练习策略
  实践练习策略是指导学生参与法律活动,练习把所学法律知识运用于实践,通过在实际的法律行为中培养法律信仰的策略,主要有两种方式。
  1. 成立法律知识援助小组
  通过成立法律知识援助小组,为需要的人提供法律知识,使其亲自体验对法律的需求及其学习法律的动机。通过法律,使得正义在传播,社会变得更加有秩序,在法律限度内,自由而安全地行使权利。这就是普通大众所需要的一种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是在法律的保障下进行的。当建立起法与民众需求之桥梁时,人们看到的是法的生命,正义、秩序、权利通过法律在社会中实现着。
  2. 运用法律知识为自己维权
  掌握法律知识,理解法律知识背后所承载的法律信念,并将它与自身的生活相结合,就迈出了法律信仰的第一步。当个体人身受到攻击时,能够理智地去寻求法律的帮助,最终权利得到实现的时候,他所感受到的是法律的威严,这会使他意识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生活是安全而有所保障的。这时他将热爱法律,也会为自身生活在这个法治社会而感到欣慰,并且会变得更加愿意去尊重他人的权利,更加善良与和平,这就是法律带给人类的美德,也是法律信仰形成的表现。
  (五)传统文化教育策略
  法律信仰的培养存在一个比对法律本身的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更为基础性的因素——道德因素,即法律的道德性。只有符合人们道德期望的法律,才可能真正被接受;只有与人们的道德价值取向一致的法律,才有可能被信仰。法律的道德基础表明道德标准作为评价法律良恶的一种尺度和道德是法律规范的来源之一,以及二者所追求的价值趋于一致。中国传统文化中惯以伦理道德指引法律,荀子的礼为“法之枢要”、“非礼无法”,表明作为传统文化核心“礼”统领法律的发展变化,与儒家道德相冲突的法不能称之为法。[15]中国传统文化对法与道德的联系予以充分确认,“礼法”一词便使得二者之间的关系不言自明。所以,学习传统文化有助于提高对法律的自觉性及认同感,最终确立对法律的信仰。
 

参考文献:

[1]康德. 纯粹理性批判[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266.
[2]切萨雷·贝卡里亚. 论犯罪与刑罚[M].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15、103、21.
[3]鲁道夫·冯·耶林. 为权利而斗争[M]. 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 22.
[4]赵茂矩,等. 母婴安全依恋关系与婴儿情绪情感[J]. 中国妇幼保健,2007,(22).
[5]彭聃龄. 普通心理学(修订版)[M].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2004. 364.

徐淑慧 苏春景


以上论文内容是由毕业论文网为您分享的关于《法律信仰的特征、结构和训练策略》的内容,如需查看更多大学毕业论文范文、本科毕业论文范文、大专毕业论文范文、MBA毕业论文范文、查找毕业论文参考资料,欢迎浏览毕业论文网社会学法律论文栏目。
上一篇:社会学法律论文:我国体育赛事产业法律保护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